推荐设备MORE

天津全运会今闭幕竞技赛场、

天津全运会今闭幕竞技赛场、

参考消息

王军霞:与马俊仁渊源没尽头 - 中国网--网上中国

日期:2018-05-30
我要分享
她是田径场上享有“东方神鹿”美誉的明星;她的照片,挂在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的墙上;她也出演过电影《夺子》里朴实的妈妈,将身为人母的辛酸演绎得惟妙惟肖;她还曾经做过记者,在田径场里尝试不同于比赛的奔波;如今她是商场上的女强人,拥有自己的健康跑俱乐部———她就是王军霞。王军霞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个可爱的儿子,无论何时说起四岁半的战意博,王军霞总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用她自己的话形容就是———“别的父母看到儿女哭闹,可能会烦躁,但我即使看到他哭红的小眼睛、皱着的小鼻子都无比欣慰,感到生活真是乐趣无穷。”每当王军霞从外地归来,小意博都要给妈妈打水洗脸,而当她生病或口渴时,意博又会主动给妈妈打水。“儿子从小就这么懂事,原因其实都出自一个童话故事。”王军霞神秘地一笑,“3岁时,我曾经给他讲过一个《杜鹃妈妈的故事》。杜鹃妈妈有三个儿子,一年冬天杜鹃妈妈生病了想要喝水,但老大推说没有棉袄,老二借口没有帽子,老三推辞飞不动,都不愿意去小河边给杜鹃妈妈打水喝。杜鹃妈妈见自己抚养的儿子没有人愿意照顾她,心中十分伤心,一气之下飞到了南方,离开了自己的孩子们。失去了妈妈的小杜鹃这时才想起妈妈平时如何给自己找食吃,怎么帮自己扇扇子、盖被子,但为时已晚,他们再也找不回自己的母亲了。”小意博从此就把这个故事牢记心中,对妈妈也特别爱护。有一次,王军霞和儿子在家里玩得高兴。玩闹中,小意博无意打到了自己妈妈的头,而且用力很大。没等王军霞开口,意博的阿姨就随口说妈妈变成杜鹃飞走了。没想到一句玩笑话竟让意博“哇”地一声痛哭起来,他以为妈妈真的不再回来了,哭得十分伤心,最后还是王军霞哄住了他的哭声。从此,这个故事也成了意博和妈妈俩人的“小秘密”,如果意博不听话,“杜鹃妈妈”就会出来帮他改正错误。在家中,王军霞虽然不是独生子女,但父母一向把她视为家中的顶梁柱,所以凡事对她格外严格,再加上王军霞性格倔强,一度与父母隔阂很深。自从生下意博,王军霞真正体会到“可怜天下父母心”,深刻了解了父母当初的所作所为:“我现在经常给他们打电话,逢年过节只要有时间就去大连看他们,每年回家他们都要忙里忙外做一大桌好吃的。他们都是不善于表达的人,他们只知道默默地做、默默地付出关怀。”王军霞的父母知道女儿喜欢吃笨鸡(一种用小米喂的家养的鸡),就提前三个月从农村找了一只养在家中,天天用小米拌着菜叶喂它。母鸡下了蛋,老两口也舍不得吃,宁愿自己吃市场中买的鸡蛋,也要把笨鸡蛋一个一个攒起来,等着女儿一家的到来。王军霞的老家靠海,水产丰富,但冬天一到就无法再下海打捞了,而女儿回来的时候大多在除夕前后,怎么办呢?老两口就想出了一个办法,王爸爸夏天的时候去海里打鱼,捕捞回来后,妈妈再用特制的方法将鲜鱼腌成鱼干。鱼干需要在阳光下曝晒,但是鱼干的味道很招苍蝇,妈妈就站在院子里赶苍蝇,一待就是一下午。苍蝇虽然赶跑了,但蚊子却招来不少,妈妈全身上下被咬了多少包数也数不过来。妈妈做这些只为等女儿军霞回来时可以吃上一些有“家”的味道的海产。“原来我只知道爸爸很少说话,是那种不太善于表达的人,但现在我明白了他们的心,每次回到家中都会被身边的一点一滴感动。我有时进了家门,爸爸也不会刻意说什么,但你能看得出来他的眉梢眼角都是笑意,发自内心的高兴。我们进门没多久,他就提着菜篮去市场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真是深深地感到:可怜天下父母心。”王军霞感慨。王军霞退役已经有十年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王军霞可以说从里到外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昔日留着一头运动短发的王军霞已经脱胎换骨,变成一位成熟优雅的少妇。说到这变化,王军霞只用了七个字解答其中的奥秘:好的心态加化妆。退役后的王军霞有了更多可自由支配的时间,生活也渐渐丰富多彩起来。但不管在田径赛场达到最高顶峰的她,还是初涉银幕、在影片《夺子》中担任女主角的她;也不论是在雅典奥运会赛场上游刃有余报道比赛的她,还是投资创建健康跑俱乐部、自己当起了老板的她……在这么多的角色变换中,她最希望人们对她的称谓依然是那简简单单的“军霞”,再无其他。她觉得这样最亲切,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我把生命中的每一个经历,每一点过程都用心去体会,身处其中时就会全身心去享受、去投入,所以我所做过的每一件事情,我都很喜欢。”正因为王军霞抱着这样一颗感恩的心去体会人生、感谢人生,她的心情才没有乌云,阳光总是洒满每个角落。退役后的日子,王军霞渐渐养成了化妆的习惯,每当出席重要场合,她总要精心为自己化一个淡妆再出门,她说这是美化自己,更是对他人的一种尊重。但王军霞可不是一开始就接受化妆生活的,在经历了一次心理转折后,她慢慢对化妆有了了解和认识……那是在1994年,美国举办劳伦斯奖颁奖晚会,在这个晚会上一些体育界重量级人物,如拳王阿里、女飞人乔伊娜悉数亮相,王军霞也应邀前往。主办方出于好意特意为王军霞准备了适合东方人体形的晚礼服,但要求王军霞化妆参加晚会,这让一向素面朝天的王军霞很不适应。化妆之后,面对镜中“陌生”自己,王军霞差点认不出来了,但当她走出化妆间,融合在晚会热闹、激动、巨星云集的气氛中时,王军霞意识到化妆的确是个明智之举。回国以后,王军霞空闲时会钻研化妆的技巧,现在的她不但不再需要别人劝说,还会主动化妆,她开玩笑地说:“其实我是特别适合化妆的人,我化过妆和没化妆简直判若两人。”这是王军霞天性使然,更是后天顺其自然的平和心态造就的。哪个父母不对儿女抱有期望,但王军霞却从没有强迫儿子上任何一种补习班,她只希望儿子有快乐的童年,一如她的儿时回忆,长大以后做个身体健康、不会危害社会、能够自食其力的人就够了。王军霞始终相信是你的别人抢不走,不是你的也不要强求,就如同获得奥运会冠军那一年。在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赛场,王军霞身兼5000米和1万米两个长跑项目。1万米是王军霞最有把握的,而且在预赛中她的状态也很好,有人劝说她放弃5000米,一心专攻1万米决赛。王军霞经过再三衡量,还是决定不放弃,两个项目都要拼。结果令所有人大跌眼镜,在没有准备中国国旗,甚至没有中国观众的5000米赛场,王军霞拿到了中国奥运史上继陈跃玲之后的第二块田径金牌,虽然之后的一万米王军霞也拼尽全力,但最后只获得银牌。王军霞有爱她的老公,有听话的儿子,但因为常常要全国各地跑,王军霞一家三口很少有时间聚在一起,但他们的心总是紧紧地系在一起。在王军霞家的客厅摆着一幅“价值连城”的作品,画中的主角就是这个幸福的三口之家,而作者你一定猜不出,竟是四岁半还在幼儿园上中班的战意博。虽然画作笔法稚嫩,颜色和家具不协调,画中的人物也因为时间长久有些模糊不清,但王军霞始终把它摆放在家中最显眼的位置,每当有客人上门,王军霞总要骄傲地介绍:“瞧,这是我们仨。”王军霞的手机铃声是一个稚嫩的童音:“妈妈,来电话了!”这是儿子意博的声音,而老公也同样享有一样的“特权”,只是儿子说话的内容稍有改变:“爸爸,有漂亮妹妹找!”原来,夫妻俩当初特意买来有录音功能的手机,把儿子的声音录在里面当铃声,如果小意博淘气,在家“兴致大发”,突然喊出:“妈妈,来电话了!”或者“爸爸,有漂亮妹妹找!”那王军霞和老公就得忙活一阵了。“我和马指导的渊源是没有尽头的,虽然他在北京,我在沈阳,但我们始终保持电话联系。他听说我开了健康跑俱乐部,还特意打电话来鼓励我。虽然只是电话,但我真真切切感受到话语中的真诚,如果找一个词来形容,我想应该是朋友,但比朋友更多一些亲情。”王军霞知道马指导在北京有个藏獒俱乐部,她一直都想去看看,可惜自己怕狗怕得厉害,听见狗叫她一般扭头就跑,更别说个头硕大、性格凶猛的藏獒了。“要是哪天马指导养了温顺的小动物,我一定去看看。”王军霞打趣地说。高璐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