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设备MORE

天津全运会今闭幕竞技赛场、

天津全运会今闭幕竞技赛场、

参考消息

王军霞近况 王军霞回应遭马俊仁性侵 王军霞简历-娱乐 …

日期:2018-05-31
我要分享
王军霞是中国前国家女子田径队队员,曾经在亚特兰大奥运会上获得女子五千米金牌,被称为东方神鹿。王军霞出生于1973年,15岁时被选入大连体育运动学院。1993年,在参加世界田径锦标赛上获得10000米金牌,同年打破世界记录。2012年,王军霞入选国际田联名人堂。下面来看看王军霞的近况及个人简介东方神鹿王军霞已于2015年1月与黄天文离婚。已经42岁的王军霞证实,已经第三次结婚,那么第三次结婚和谁。据悉,2015年6月27日,王军霞与现任丈夫李辉阳结婚。近日,前中长跑奥运冠军王军霞的第二任前夫黄天文所写的《东方神鹿我的太太王军霞》一书,于6月28日在南昌举行首发式暨签售活动,作者黄天文透露,写这本书的初衷是想圆王军霞一直想写自传而又未能实现的愿望,当初这么做是想挽救我们的婚姻。但书中却披露王军霞曾遭教练性侵,并有许多不为外人知的细节。6月30日,王军霞在认证的微博发布公开信,怒指前夫不念旧情见钱开眼,她将保留通过法律渠道解决问题的权利。网友评论,摊上这样的前夫真是醉了。黄天文接受采访时回应,之所以会写这本自传,是为了圆王军霞的一个愿望。无奈在书籍完成时,两人已经走上离婚的道路。面对书中写的王军霞遭性侵一事,黄天文回忆,当时自己懵了。具体细节书中已经写出来。但是如此爆料前妻不堪回首的经历,是否太不念旧情,为了炒作呢?马俊仁在2008年的一档电视节目中说,马家军兵变后,这些队员回到沈阳,因为她们离开了教练,所以包括王军霞这种日后的奥运冠军在内,都没有得到妥善安置。今年6月底,美籍华人黄天文的新书《东方神鹿我的太太王军霞》召开发布会。黄是王的第二任丈夫,5个月前,两人已经在美国通过诉讼离婚。根据书中富山事件一节的描述,1994年12月,马家军在日本富山县进行交流活动期间,一天晚上,马俊仁试图对王军霞实施性侵犯,王反抗后逃脱。当晚,王住在队友曲云霞的房间,深感恐惧。至此,王打定主意离开马家军。在与队友的交流中,发现很多人有类似的经历,大家以前都敢怒不敢言。此番,众人怒火被点燃,决定兵变。这是首次有人明确提出相关控诉。2007年7月,我第一次见王军霞时,她曾给我打了个哑谜,来解释她坚决离开马家军的原因:我是在94年的12月份离开的,94年11月份的时候我们去日本的友好省(富山)交流活动。有一天,我是从马指导那里惊慌失措地跑出来,直接撞到我们的一个翻译。那一晚上我没有在自己的房间睡,我跑到队员的房间去睡的。我有过那么一个经历。从那回来以后我就提出离开。根据黄天文的说法,王军霞其实在不同场合、对不同的人,都说过类似的对马俊仁的控诉。王军霞自己也承认,退出马家军时,在面对下至省市领导、体委主任,上至国务委员等领导的询问时,她都曾说出这个理由。谁都没有说(出去),所以我觉得我也不能说(出去)。2007年夏天,她对我说,我当时特别不理解,但现在经历过来了之后我就理解了,我觉得我应该学会承担一些事情。我们两个人吵,争吵到一半,我就说,你再这样我打你了。她说,我们下去打。结果我就把车停下来,我们就到草地上去摔她一边打一边跳,说,马俊仁都摔不倒我,你有什么本事把我摔下来黄天文觉得,马俊仁就是王军霞内心对立面的符号,一吵架她就说,你怎么跟马俊仁一样?黄天文的老家在上海,他学音乐出身,在美国留学后做生意、搞环保。与出生在东北,从小撒丫子在山里、在海边奔跑的王军霞相比,不论家庭背景、成长经历、教育环境或者自身性格,都存在巨大差异。他们在1999年朱镕基总理访美时的宴会上相遇,黄记得,在短短几分钟的交谈里,王军霞大概讲了五六遍,说头痛。黄认为,王的头痛跟在马家军的经历有直接关系。婚后,黄天文成了王军霞的改造师。他为她挑选礼服,纠正她的说话习惯,与她分析如何做电视节目,教她如何从不折不扣的运动员转变成知性美女。但可能正是这种黄自认为正确无比、毫不退让的塑造,唤起了王比较黑暗的记忆。一次在飞机上,黄天文嫌王军霞说话声音大,提醒她,讲话要柔和一点,有素养一点,哇啦哇啦大声叫,这是农民呀!王急了,振着双臂:我就是农民!在一次电视节目中,王军霞直面马俊仁时说,马指导也很不容易。我们跑多少公里路,马指导骑着他的破自行车就要跟多少公里路。破自行车吱嘎吱嘎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响。十几个运动员跑湿的衣服都扔在马指导身上,驮在车上,系在身上。拿着手电筒给我们照着路。这一切我们并不是没有看在眼里。激动的时候就把这些放在一边了,光想自己受了什么委屈。说了一些偏激的话。我们做这个事业的,我们的委屈,马指导的委屈,就当是我们为这个事业应该承担的吧。2012年临近年终,国际田联100年庆典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王军霞入选了名人堂,中国贵阳市获得了国际田联世界越野锦标赛的举办权,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田径协会领导获得了突出贡献奖。那天午宴,田管中心的一位领导对王军霞说:我们田径人永远记住你,你是我们中国的骄傲,1996年奥运会,你救了我们,你救了中国田径事业,我谢谢你。这位领导嘱咐黄天文,要好好照顾她,她太苦了。黄天文记得这位领导说:她的很多事情,我现在不能说,以后可以说。但领导停顿了一下,又说:我以后不能说,我永远不能说。1993年,王军霞破世界纪录、拿欧文斯奖,获得当年世界最佳女运动员的爱尔兰水晶奖杯同时获奖的男运动员是美国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被最高级别领导接见,受全国崇拜,在各级体育组织发起学习马家军的浪潮中,王军霞等人的社会声誉达到顶点。但回忆起来,王军霞却说:跟马指导生活3年的那个时间,一直都很压抑,好像那个冠军是别人的,不存在在我身上一样,只有后来离开马指导以后,我参加的那些比赛,包括我1996年拿的那个奥运会冠军,那是自己真正体会到那种拿冠军的快乐。其他那个没有感觉。1996年拿冠军的过程是惊心动魄的。离开马家军后,人事档案在大连体院的教练毛德镇接手了王军霞、刘东等几位原马家军成员。当时没人敢接这些女将,毛的家里人也坚决反对,但省里领导派了辆车,直接把毛接走赴任了。这个咱没有别的话说的,举手(入党宣誓)的时候就说服从党的分配。这东西你得兑现,不兑现不行啊。当时王军霞,(我感觉)她自己的神经系统不是太好,看人眼睛都不眨巴,你问她、叫她,她都不知道。她那个思想就特别集中。从我的感觉上说,对她们就不能从深层上去追问和了解。就像受到刺激比较深一些,想问题特别专注。2007年在大连的家中,毛德镇对我说。他两年后去世了,死于肺癌。为了解决王军霞的问题,毛德镇做了很多工作。第一步,入党。我是党员,做我助手的学生也是党员,我请示省政府说我第一步要培养她入党,因为王军霞的年龄小,她的路还长着,她将来要在中国工作,我说你最起码要解决政治上的问题。毛德镇觉得政治觉悟提升了,可以使她的思想不至于滑下去。1993年王军霞在斯图加特世锦赛大放异彩,当时她的哥哥已经因为车祸去世,家里、队里为了她专心备战,一直瞒着。直到七运会结束后,一次参加活动,在飞机上,教练告诉了她实情。她没有说话。回宿舍后边写日记边哭,任谁劝也劝不住。写完日记,收起本子,就没再为此事哭过。但她拒绝去给哥哥上坟,变相表达对哥哥离去一事的不接受。抓成绩、重营养膳食,毛德镇对王军霞循序渐进。生活上毛柔声和气,训练上则异常严格。有次训练课,毛让王跑两个5000米,第一个穿胶鞋,要跑进15分30秒,第二个穿钉子鞋,要跑进15分20秒,中间休息30分钟。跑第一组时,在王军霞身上拴12个直径接近300MM的气球,增加阻力,每跑一圈,捏碎一个。跑到第八圈时,王军霞眼泪直冒,毛以为她鞋不合脚,再怎么询问,王军霞不放声,眼泪啪啪掉。承受着巨大压力来到亚特兰大的王军霞,作为唯一一个兼项的中长跑运动员,在发烧、拉肚子的情况下,靠强大的心理素质拿下了5000米冠军、10000米亚军。在向来重视奥运会的中国,她的政治地位达到巅峰。从亚特兰大回国后,有一天毛指导跟我说,他要回家了,再不回队里,因为有人告诉他退休手续都办好了,限他三天之内从田径队离开,跟他说爱上哪去上哪去。我后来把所有的恩怨都放下了,但毛指导是被气死的。王军霞在2012年接受某体育专业报纸采访时说。她自己也找不到位置了。她的助理教练和其他队员等也都被迫离队,没人管她了。她的伙食由冠军灶降至分餐,跟其他一般队员一起在食堂排队。她羞于排队,便等人都吃完了才去打些冷食。边吃边哭,旁人也会议论她不恰当的出现。她去国家体委反映情况,有人来给她做工作,马指导那里是一个梯队,口号就是备战悉尼、雅典和08奥运会,是保一个王军霞还是保一个队,答案一目了然。我理解他们的选择,所以选择放弃。当我表达对她的职业生涯无疾而终的惋惜时,她沉默了两秒钟,说:这个世界上就是这个样子,没有什么东西是那么完美的,(不是)什么事情都是那么公平的。所以我们给予大家的尽可能是些美好的东西,给大家一个美好的印象,遐想的空间,对这个民族也是件好事。虽然迄今为止只有王军霞单方面的说法,但她的话却得到了普遍的相信与认同。因为这与外界对马俊仁的固有印象一脉相承。无论是队员的自述,还是赵瑜的报告文学《马家军调查》,抑或在1994年的马家军兵变的各路报道中,马俊仁都被描绘成一个暴君,马家军是他以个人威权统治起来的小国家:他随意打骂队员,发现队员私藏的杂志书籍便先撕后烧,用锤子砸烂随身听和磁带,不许与外界随意通信,不许与媒体或领导接触,不许与男性接触,更不能恋爱一桩广为人知的往事是,刘东在七运会上以例假为由不愿参赛,被马俊仁迅速反驳,我说你别唬我,你的例假半个月前我就给你调过去了,没这能耐我就不当你的教练了!身处其中的人,都自觉或不自觉地签署了一份不成文的契约,以身体的健康和个人的自由为代价,换取在跑道上提升个人命运的机会(对此王军霞至今仍然感谢马俊仁,但她强调,感谢不代表就认同他的做法。)而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她们都将面临更艰难的考验,那就是如何离开马俊仁。随着马家军的队员们年龄的增长、荣誉的累加,尤其是对高强度训练的不堪承受,她们对于个人尊严与自由的需求已经超出了马俊仁可以给予的极限,逃离是必然的选择。而对于习惯将他人命运和尊严掌控于股掌之间的人,这无疑是比拿不到冠军更大的挑衅。1988年,王军霞在大连市中小学体育运动会上,被大连体育运动学院的王时忠教练相中。在王时忠教练的调教下,王军霞的基础打的很好,成绩提高很快。1993年9月,北京第7届全国运动会上,王军霞六天内五次出场,三次改写世界纪录,将当时沉寂了7年之久的女子10000米的世界记录缩短了41秒96。1996年,王军霞首次参加奥运会,以14分59秒88的成绩获得女子5000米金牌,并以31分02秒98的成绩获女子10000米银牌,成为中国第一位获奥运会长跑金牌的运动员。奥运会后,王军霞选择了退役。